伊撩文章网伊撩文章网

伊撩文章网
都市爱情短篇小说

bl受 放置play 更多小黄文

一听到拔舌头,言希敏本能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嘴。就好似下一刻言梓瞳就会真的拔了她的舌头一般。

“嗤!”杨立禾见此,一脸嘲讽的轻笑出声。

就她这怂样,还敢装凶?

说实话,十个言希敏也比不过一个言梓瞳。要说狠,言梓瞳狠起来,那真是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。

言梓瞳对着杨立禾使了个眼色后便径自朝着言希敏的车走去,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里。

而言希敏竟然还呆呆的捂着自己的嘴巴站于原地,没有要朝着车子走去的意思。

杨立禾朝着她又是丢去一抹嫌弃而又鄙视的眼神后,开着车子离开。

“还不过来开车!”言梓瞳朝着言希敏冷冷的呵道。

言希敏这才回过神来,然后是一脸怨愤又不甘的朝着言梓瞳狠狠的剐一眼,朝着驾驶座走去。

坐在车椅上,双手握着方向盘,侧头如杀猪般瞪视着言梓瞳,“言梓瞳,你别太得意了,一会你看爸爸怎么收拾你!”

言梓瞳勾唇阴恻恻的一笑,扬手……

言希敏本能的就是双手往自己的脸上捂去。

“收拾我?”言梓瞳嗤之不屑的睨视着她,将她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,最后将视线落在她的头顶,阴森森的说道,“看来,上次的拔毛还没让你长记Xing啊!一个多月过去了,是不是已经长出一点了?”

边说边将视线移到她的两腿间,阴幽幽的继续说道,“我是不是该帮帮你?”

更多小黄文
放置play

言希敏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,一脸惊恐万分的看着她,“言……梓瞳,你敢!”

“呵!”言梓瞳冷冷的一笑,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我有靠山,不管是易行知还是容肆,哪一个你敢得罪?你有吗?言希敏,我告诉你,我要想捏你死,就像捏死一只蚂蚁!不信你可以试试!”

这一点,言希敏是不敢否认的,而且还深受其害。

只要一想到上次那一根一根拔毛的痛苦,言希敏就觉得浑身的毛孔都在刺痛。然后是一股羞愤又怨恨的情绪在心底升起。

那本来就是最脆弱和敏感的地方,那一根一根的拔除,那种痛苦可想而知。

简直就是生不如死,好几次她都想晕死过去。

可是偏偏那痛又还不致于到晕死的程度。

她就那么双手双脚呈一个大字开绑在床上,一丝不挂的坦露于人前。

那一种羞愤感,真是恨不得翻倍的在言梓瞳身上拿回来。

易行知那就是一个恶魔,一个做事全凭他喜好而为的恶魔。

还有那个容肆,更是阴沉的可怕,他就像是一个地狱里的阎王,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种阴戾。

易行知还喜怒哀乐全都在脸上,但是容肆的脸上却看不到一点表情。

听着言梓瞳说她现在有易行知和容肆两个靠山,言希敏冷不禁的又是一个颤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