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撩文章网伊撩文章网

伊撩文章网
都市爱情短篇小说

啊啊啊小雪 女生湿文章

草棍是我们那边山上产的一种道地毒药,当地人俗名‘疯羊草’。学名,我不知道。我知道的就是,无论哪种动物误食了这种草,都会瞬间嗨起来。

它们四蹄翻飞,狂野地在山林间奔行,直至力量耗尽的那一刻,才会瞪着双纳闷儿的眼睛,躺在地上想,我这是他大爷地,肿么了!

疯羊草与大家熟知的曼陀罗科植物一样,本身具备极强的致幻作用。

但由于这是山野林间,野产的地道毒药,是以除非老山民,普通人对此知之很少。

赵叔玩的很高雅!

普通的好奇小伙伴玩这个,充其量不过心惊胆战地在网上载一部什么,什么人演的片子。

又偷摸好奇地做完了后,躺在床上后悔刚才自已的一番行为。

下次,再也不这样了。

可咱叔不同啊,咱叔是大雅之士,他玩的这个路子野。

之前在那个海鲜餐厅,我听到一只耳跟赵先生说什么观想之类的修行术语。再结合这个,可以断定,咱叔是先观想这个玉制的曼妙小人儿,观着观着,心里就有了这个影儿了。接着,他点烟,来熏。

烟儿里有强致幻草药。

吸了这个药,再加上观想的小人……

妥了!这人就活了!

老师给我讲的病例中,古代人的确有这么干的。

大多呢,都是穷书生。他们相中了哪个富家姑娘,追不到手。心里犯了相思病,然后就咬牙凑几两银子,找个无良画工,把那姑娘的小模样,小身段儿给画下来。

啊啊啊小雪
啊啊啊小雪

拿了这个画,到家里,用香,供上。天天对着行礼,说些亲热话,寄托相思之情。

久了,这画中的人,就成精,飞到这穷书生梦里,就跟他好上了。

医家角度讲,是这画儿,成精了吗?

非也!

不是画儿成精,是这书生,精神了!

有很多时候,人不愿意接受自个儿主观上的认识错误。所以,有些个道门的高医,遇到这样病,就会说,嗯,这画儿,成精了,附上了一条万年白毛大狐狸精。

实质上呢,这是精神疾病中的人格分裂。

即,自个儿的精神,又分出一个人来。然后跟这个人说话,聊天。日久了,这个人,也会按病人的思维和意愿,长的有模有样,好像活人一般。

医家中有两大难治。

一是精神病,二是癌症。

癌症早期还行,晚期,靠的只能是运气了。

精神病……

成因很多,疯了容易,好了,难!

闻骗子这会儿见我打量草棍,他凑上来问过一句:“有门路了吗?”

我说:“咱这叔,没轻祸害自个儿呀。来,下手给他治吧!”

闻骗子:“怎么治?”

我说:“放血!”

闻骗子一怔说:“这个,不会搞出人命吧!”

我摇头一笑说:“不会,绝对不会!”

接下来,我让闻骗子先把这小玉人给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