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撩文章网伊撩文章网

伊撩文章网
都市爱情短篇小说

用力儿子别停 被舔胸的细节

来的是明水县公安局城关镇派出所的警车。

一男一女两个年轻警察从警车上走了下来。

男警察20多岁,中等个、白净脸皮,一身刚刚配发的在八9式警服基础上修改成的95式夏季警服,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手上戴着白手套,手腕上佩戴着梅花表,手里提着一根电警棍,腰带上挂着手铐。

可惜明水是个穷县,没有几个人能认出男警察手上戴的是瑞士名表梅花表。

女警察身高约有1米67左右,瓜子脸,柳眉,双眼皮,小巧的鼻子下面是薄薄的唇,两个酒窝若隐若现,一脸喜气,穿着95式夏季警服,越发显得肤白貌美、亭亭玉立,不像是执法的警察,倒像是制服表演的时装模特。

男警察对着李保卫冷冷的说道:“老李,你怎么搞的?天天都有报警,派出所是专门给你家开的?”

这个男警察看上去温文尔雅,慈眉善目,没想到说话火药味这么浓!

李保卫笑嘻嘻地说:“张警司,明水城就这一个长途汽车站啊!这里要是不报警,那不是奇怪了么?”

警衔制是从1992年底、93年初开始实施的。

张警察肩上的肩章是二级警员肩章。他这么年轻,一定是警校毕业的,实习期满授的二级警员衔。姓李的保卫科长喊他警司,高抬了几级,是巴结人的叫法。

张警察不再说话,三步两步走到还在地上翻滚的陈观和小胡子跟前,手里的电警棒照着正背对着他的小胡子的背上就来了一下。

用力儿子别停
用力儿子别停

扭扯停止了,陈观一松手,小胡子扑通一下摔在了地上。

张警察冷冷地说到:“起来吧!别再丢人现眼了!”

小胡子因为挨了一电警棍,爬在地上一动不动,装死狗。

张警察看了一眼鼻青脸肿、满身尘土的陈观,问李保卫:“不是说是打群架么?怎么只有两个人?”

李保卫马上说到:“张警司,是这样的,刚才我们听到有人喊打架了,就赶了过来。一个妇女躺在地上大喊大叫,说是这位同志调戏她,摸了她的屁股,还打了她。她骨折了,要去住院。我想把当事双方带到保卫科询问一下,再给所里打电话报告,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来了。正好,交给你们了。有啥需要我们配合的,张警司只管吩咐。”

李保卫回避了自己认定是流氓滋事和要把陈观带去录口供、取证一节,把保卫科洗刷的干干净净。

各单位干保卫的和派出所经常互相配合,关系都好,李保卫说话时不慌不忙,撒谎都不带脸红的。

陈观一听,大声说到:“警察同志,李科长说的不对!”

陈观把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。

陈观的话条理分明,一听就知道是真话。不过,干警察的从来都不轻信任何人的话,张警察就问:“你是干什么的?有身份证没有?”